只開腦洞不填坑星人!
關注前請三思!

【黃笠】紅衣女郎的假自殺(2)

森山帶著黃瀨來到了距離警視廳有三十分鐘車程的一間酒吧。
那是一間裝潢簡單高雅的小型酒吧,昏暗的光線和優雅的古典樂使室內環境顯得有點像高級餐廳。
一走進去,森山不用侍應帶路,直接帶著黃瀨走到吧台坐下,熟悉地向吧台內的人打招呼。
「喲,跟以前一樣。」
「好的,月亮公園對吧?那你呢?」
吧台裡的黑色碎髮男子笑著重覆一次森山的下單後,便問坐在旁邊的黃瀨要什麼。
「啊,請給我特基拉日出。」
「明白了。」
調酒師開始拿酒過來調酒。在倒酒進調酒杯時,森山單手托著頭靠在吧台上,笑著向黃瀨介紹。
「這是和我同期進一課的小堀,是你的前輩哦新人。快來叫聲前輩。」
「咦?真的嗎?」
黃瀨驚訝地眨眨眼睛,看著小堀問道。
「森山你就別拿我來開玩笑了。」
小堀苦笑著搖起了搖酒器。
「嘛....我的確是森山的同期,但如你所見,我現在只是個調酒師,已經不再是個警察了。」
「是這樣啊....」
聽到小堀的解釋,黃瀨理解地點點頭。
「但仍是你的前輩哦。」
森山接過小堀遞過來的酒杯補充道。
小堀無奈地笑了一下,開始給黃瀨調酒。
「不過今天不是來找我聚舊的吧?」
小堀一邊將橙汁倒進酒杯一邊問森山,後者瞇著眼喝酒不回答。
對小堀的問題一頭霧水的黃瀨看了看森山,又看了看小堀,然後接過酒杯。
「....好好喝!」
「謝謝你的稱讚。」
黃瀨喝了一口,驚喜地看著小堀。小堀微笑著道謝。
看著黃瀨高興地喝酒,森山將剩下的酒一喝而盡,才開口回答小堀剛才的問題。
「的確,今天不是來找你的。」
將杯子推向小堀,森山十指相交放在下巴下,笑眯眯的看著正在擦酒杯的小堀。
察覺到他的視線的小堀,嘆了口氣後叫住了一個侍應。
「中村!能幫我叫幸男過來嗎?」
「好的。」
中村回了一句後向森山點了點頭,便往吧台對面的小型舞台走去。
那兒有個正在坐著彈吉他的黑短髮少年。
中村走近後,指了指吧台跟他說了些什麼。少年抬起頭看了眼,剛好看到森山笑著跟他揮揮手。
「....那孩子....還沒成年....的吧?」
黃瀨側身看著漸漸走近的少年,然後轉頭問森山。
「哦!這小子不是員工啦,是那傢伙的養子。」
森山沒看黃瀨,笑著用拇指指了指背後的小堀。
「這次又有什麼事嗎?」
少年走到森山旁邊的另一個座位坐下,說著敬語但語氣卻一點也不客氣。
「別這樣說嘛!沒事也能來看看你的吧?」
聽到森山的話,少年挑高一邊的眉看著他不說話。
對少年質疑的眼神,森山只是聳聳肩,拿出了公事包裡的文件夾。
「好吧,這次的確是有事找你。」
「等、等一下!森山前輩!這不是安滕陽子的檔案嗎?就這樣給局外的人看沒問題嗎?而且還是個初中生?」
黃瀨按住森山的手,緊張地說。
聽到黃瀨的說話,森山噗的一聲笑了出來,而那少年生氣地狠瞪了黃瀨一眼。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不是初中生。」
「哎?」
黃瀨有點呆呆的看著少年,有點不相信他說的話,畢竟穿著汗衫和牛仔褲的少年看上去和十二三歲的初中生沒什麼分別。
森山順了順氣,拍拍黃瀨的肩。
「這小子是高中生啦。嘛,他經常被人認錯年齡,你別在意。」
「喂!」
少年生氣地叫住了森山,但對方沒理會他。
森山坐後了一點,好讓給黃瀨和少年多點空間看到對方,然後為他們介紹對方。
「好了,我來介紹一下。這邊這個金毛呢,是我家的新人黃瀨涼太。而這位呢....」
沒等森山說完,少年伸出手和黃瀨握了一下手。
「我是笠松幸男,初次見面你好。可以說是這個人的外援之類的。」

评论(2)
热度(2)

© 樹冠中的烏鴉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