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開腦洞不填坑星人!
關注前請三思!

【黃笠】紅衣女郎的假自殺(1)

黃瀨一動不動的盯著眼前的電腦屏幕,妄想文檔能自動變出字來。
經過他背後的森山看到後,拿手中的杯子敲了敲他的頭頂。
「就算你這樣盯著看,也不會自動變出字來的啊笨蛋。」
「痛!....可是我不知道該怎樣寫才好啦....都是小紫原害的啦....」
黃瀨捂著自己的頭頂,嘟嘟嘴向森山抱怨。
前幾天,新來的黃瀨被調去給毒品對策室幫忙。
原本只要跟著訂好的計劃行動,這次的任務絕對會很輕鬆的完成。可是和黃瀨同為新人的紫原在行動中突然暴走,將現場弄得亂七八糟。
雖然行動最後以成功為結尾,但因為紫原暴走了的緣故,事後的收拾和檢討報告都變得麻煩了起來。估計回去後紫原會受到相應的懲罰。
「說起來,這原本明明是森山前輩的工作來的吧....」
認命地開始敲鍵盤的黃瀨,突然想起將工作推給自己的原凶,怨念地轉過頭看著在他身後悠閒地喝咖啡的森山。
「哎呀哎呀,我這邊可是受到了可愛的小姐的召喚,才沒空去和那些臭傢伙糾纏。」
森山攤開手聳了聳肩,一副我也沒辦法的樣子。
聽到森山的話,黃瀨的臉變得更怨念了。
「可愛的女孩子....召喚....前輩你該不會跑去玩了吧....」
「哈!怎麼可能!是去查安滕陽子的案件了。」
坐在森山旁邊聽到了他們倆人的對話的日向,壞笑著揮了揮手中原本放在森山桌上的文件夾,否定了黃瀨的猜測。
「喂喂喂,別拆穿我啊。」
森山不滿的看了看日向。對此,日向只是聳聳肩不說話。
「安滕陽子....咦?可是那案件不是結案了嗎?說是自殺案來著....」
黃瀨聽到受害人的名字後,想起了這案件已經結案,困擾地眨眨眼睛看著森山和日向。
已經開始閒聊的森山和日向,聽到了黃瀨的話,看了看他再對視了一下後大笑了起來。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這是哪裡來的結論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看來你還有得學啊新人!」
「咦?咦?哎?等、等一下!誰能來告訴我這是怎麼一回事嗎?」
看著大笑起來的兩人,明白自己弄錯了些什麼的黃瀨,不知所措地向兩人求解。
日向順了順氣後,好心地給了黃瀨一個提示。
「哈哈....哈....你不知道嗎?這女的原本是眼鏡狐狸的獵物來的。」
「咦?今吉先生的?」
黃瀨眨眨眼睛,有點奇怪為什麼會在這兒提及隔壁部門的人。
黃瀨口中的今吉是組織犯罪對策部第三課的警視正,專門負責有關暴力集團的事件。
既然說了是組織犯罪,那這案件就絕對不只是自殺那麼簡單了。
「可是,現場不是沒找到他人在場的證據嗎?」
曾經參與過現場證據搜索的黃瀨,輕易就想起了當時的發現。
沒到過現場的日向搖了搖頭以示自己不清楚,並用眼神示意黃瀨去問森山。
接收到黃瀨好奇的眼光,森山氣定神閒地喝了口咖啡後開口。
「說實話,我也不知道。」
「哎?!」
黃瀨微微地睜大眼睛,驚訝地看著森山,再看了看日向。
日向沒理會黃瀨,只是給了森山一個白眼。
森山放下手中的杯子,拿起文件夾隨意地翻了翻。
「嘛....嫌疑人是有的啦。不過一個有完美的不在場證據,另一個沒有殺人動機。」
「....那還算是嫌疑人嗎?而且在沒找到證據的情況下,你到底是怎麼確認嫌疑犯的啊?」
聽到森山說沒有確實證據,黃瀨困擾地皺了皺眉。
對黃瀨的問題,森山笑著說了一句。
「普通的女人可不會受到眼鏡狐狸的關注哦新人。」
「是指安滕陽子和暴力集團有聯繫嗎?....難道她是某個高層的情人?」
黃瀨立即想出了森山提到的兩者之關可能有的關係。
森山點了點頭,一副愚子可教也的表情。
「沒錯,安滕陽子是某暴力集團的老大的情人。初步估計,她就是因此而被殺的。」
「是感情問題嗎?那兩個嫌疑人是其他的情人或者是那老大的正妻?」
「真可惜,兩個都不對。」
森山笑著否定了黃瀨的想法,令黃瀨被潑了一頭冷水。
「順平!要走了哦!」
「來了!加油吧,新人。」
「好、好的。」
當黃瀨想要再問下去時,先前不在的木吉探頭進來叫了日向的名字。
知道自己是時候出去了的日向回應了一聲,拿起自己的西裝外套跟森山點頭示意,拍了拍黃瀨的肩走了。
「那我也差不多了....」
目送完日向和木吉兩人出去,森山看了眼手表後伸了伸懶腰,收拾東西準備離開。
看到森山準備離開的黃瀨,立即叫住了他。
「等一下!那到底那兩個嫌疑人為什麼會有殺了安滕陽子的可能?」
森山穿外套的動作頓了頓,然後開口。
「嗯....請我喝酒就告訴你?」
「哎?今天嗎?」
穿好外套的森山看著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的黃瀨,壞笑著揮了揮手中的文件夾。
「沒錯,而且是現在。」

评论
热度(1)

© 樹冠中的烏鴉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