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開腦洞不填坑星人!
關注前請三思!

【黃笠】車站月台

文藝向三十題第五題
架空,兩人都是社會人設定

笠松每天都會在對面月台看到那個人。
金色的頭髮、帥氣的外表、筆挺修長的身形,非常的惹人注目,每天都能看到周遭的女生們在偷偷地討論他。
笠松對他的印象就只有這些。
接下來的某一天,笠松加班回家時,在車站月台的長椅上發現了醉醺醺的他,並好心的把他帶了回自己家。
相安無事的過了一晚,第二天早上交換名片後,那個人便回去了。
笠松這才知道那個人叫黃瀨。
自此以後,每天在月台上看到黃瀨時,對方都會笑著向他揮揮手,笠松就會回以點頭。
不久,黃瀨以答謝為由,將笠松約了出來一起去喝酒。
令人意料之外的是,原來黃瀨的酒量不怎麽好。
喝了一段時間後,他就已經有點醉了。最後笠松再次認命的把又喝得醉醺醺的黃瀨搬回自己家。
早上起來後,黃瀨和上次一樣說了一兩句話便走了。
在車站月站看到他時,笠松猜著黃瀨是不是住得很近車站或自己家,不然為什麽能這麽快回到家後再來車站。
黃瀨第二次約笠松出來喝酒,是去黃瀨家喝的。
那次是個糟糕的聚會。
和自己的猜測一樣,黃瀨住在車站旁的高級公寓裏,從車站出來步行五分鐘就到了。
和上次一樣,黃瀨喝了一會兒就開始有點醉了。但和上次醉了後的模樣不同,這次黃瀨變身成親吻狂,壓著笠松的後腦勺不停地吻著他。縱使笠松想要踹開黃瀨,但卻被輕松地壓制著四肢,難以反抗。
吻著吻著,笠松就被黃瀨的吻技弄得起了反應。心裡想著糟糕了的笠松重新掙紮了起來,結果卻黃瀨發現這一事實。
之後的事情完全超出笠松的想象。
被黃瀨握住自己的分身之後,一切突然變得順其自然,直到第二天清晨笠松醒了後還沒反應過來。
混混淆淆的回到自己家,隨便清理一下便換衣服上班。
這天笠松故意提早了上班時間,所以他沒有在對面月台看到黃瀨。這對他來說剛剛好。他需要點時間來整理一下在自己身上發生的這件事。
之後的幾天他一直都提早了上班時間,黃瀨寄過來詢問的郵件雖然有回,但也只回了一兩句話,根本不知道要跟他說些什麽。
這樣提前上班的日子,在某個加班回家的日子裏停止了。
那天回家時在車站月台上看到了一直在等他的黃瀨。
他以為在那次喝醉事件後,在自己的刻意逃避下,他們不會再見。笠松不明白為什麽黃瀨會這麽著緊他,明明兩人的正式見面才三次,彼此都不熟悉。
見到笠松的黃瀨不由分說的就抓住他,好像不這樣做笠松就會跑掉了一樣。笠松承認在看到黃瀨的一瞬,他是有想過要逃跑的,但這樣抓著他只會讓想要反抗。
笠松還來不及開口,他就被黃瀨的說話嚇呆了。
黃瀨突然說他喜歡自己。
他還說了一大堆為什麽會喜歡自己,每天在對面月台看到自己有多開心之類的,但笠松完全沒有聽進去。他整個人都混亂得很,最後是黃瀨叫了他的名字才回過神來。
他剛想要開口,再次被黃瀨打斷。
他說不要這麽快回覆他,他希望能給他時間證明他的感情。
笠松看著黃瀨想了好一會,發現自己完全不能狠下心來拒絕黃瀨,尤其是在他看到黃瀨像棄犬那樣的可憐樣。
他嘆了一口氣說,就先做個朋友如何。

━─━━─━─━─━─━─━─━
隔了這麽久才更文真抱歉
我發現自己好像越寫越短了orz

评论
热度(1)

© 樹冠中的烏鴉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