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亂邪惡派
關注前請三思

【黃笠】雙向單戀(下)黃瀨ver.

文藝向三十題第十七題

黃瀨一下飛機就被告知了笠松的死訊。因為喪禮正日黃瀨不在國內,所以他另找了個時間去拜祭這位高中時他最尊敬的前輩。
縱使看著笠松的黑白照,黃瀨仍然沒有對方已經離開人世的實感。就好像下一秒對方就會打電話過來,跟他說一起出去吃個飯吧。
晚上還要工作的黃瀨,稍微拜祭了笠松就回機場去了。
同事和上司都知道他和笠松關係要好,聽到笠松去世的消息時,都過來問黃瀨需不需要暫時停飛。
黃瀨拒絕了。
他總是覺得笠松還沒有去世,等一下起飛時可能會聽到笠松的聲音。
正式準備起飛時,曾看過笠松更表的黃瀨習慣性的等著對方的聲音,但是在航空交通管制塔下達指示的別人。黃瀨突然想起了笠松已經不在了的事,心臟突然像被針刺了一下般刺痛起來。
雖然不習慣沒有笠松的聲音送行,但還是要打起精神,好好工作。
順利到達目的地後,黃瀨掏出手機準備給笠松寄郵件,卻在看到手機屏幕時又放棄了。
他發現自己總是忘了笠松不在了的事實,習慣性地做著和以前一樣的行為。
這樣可不行,他這樣想。
可是黃瀨一發現有趣的事物,就會下意識地想要告訴笠松,想要和他分享自己喜歡的東西。然後後知後覺地想起笠松離世了,心臟有點刺痛。
回來時,雖然知道不會是那把熟悉的聲音,但是實際聽到通話中的陌生聲音,原本只是有點刺痛的心臟,變得微微抽痛起來。
黃瀨覺得情況變得越來越壞。
他不斷想起笠松,然後心臟越來越痛。下了飛機想要約人吃個飯、想要約人一起打籃球,第一時間想約的人總是笠松。
他突然發現他以前的生活像是以笠松為中心般,做什麽都是與笠松一起,做什麽都會第一時間想起笠松。自己已經習慣了對方在自己身旁,總是陪伴著自己。
黃瀨按著越來越痛的胸口,完全不明白為什麽想起笠松時心臟會這麽痛。
直到某一天,他和同機組的同事去喝才反應過來。
看著眼前不停訴說著喜歡的女同事,他終於知道自己為什麽會總是想起笠松,為什麽自己的心臟會這麽痛了。
他喜歡笠松。
明白到這點同時,黃瀨哭了。
眼淚止不住地流下來,把站在眼前的女同事的面容給模糊了。他慢慢地蹲下來,用手抱著頭,嘴裏不斷喊著前輩。
這樣子太過份了,他想。他才剛發現他喜歡上了笠松,但對方永遠都不會知道他的感情了。
「前輩....我喜歡你啊....」

评论
热度(2)

© 樹冠中的烏鴉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