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開腦洞不填坑星人!
關注前請三思!

【黃笠】雙向單戀(上) 笠松ver.

文藝向三十題第十七題

笠松一直都覺得高三那年的生活是人生最為精彩的一部分,因為他是在那一年認識到那個他所愛的人,並且一起打籃球參加比賽。對黃瀨的最初印象差得要命,但當和人混熟了就完全換了個模樣,老是玩飛撲。
打籃球很強這點使他變得自負,一開始甚至不肖於和大家一起練習,跑去做模特兒的工作。最後是笠松跑去黃瀨的課室堵人,當著他的一眾粉絲面前下最後通牒,說如果不來練習就踏他出籃球部。
從那時起,黃瀨才開始漸漸參與部活,和大家熟絡起來。笠松這時才注意到,這個人其實是二貨。興奮的時候喜歡撲人、行為像隻小狗、喜歡黏著人、不自覺地炫耀自己的資本、把自己粉絲送的東西拿給大家用,還要一臉帥氣的說著欠揍的話。其他還有許多根本數不清。這樣的人不說他二,該如何說他呢?
不過就是因為這種反差,使笠松開始留意這個一年級生。
而使黃瀨完全投入籃球部的練習,是在一場和別校的練習賽後。
那天的練習賽他們輸了。
然後黃瀨哭了。
笠松在那個時候給了他一腳,告訴他給自己的字典加上復仇二字。
練習賽後,黃瀨就真的認真地進行所有訓練,連模特兒的工作都減少了一半。
笠松和他的相處時間也大大增加,逐漸開始在意黃瀨。反應過來的時候,眼睛已經移不開了。
但是一年的時間短得可怕。笠松什麽都來不及做,就快要畢業了。
學業和訓練佔了所有時間,尤其是在夏季大賽輸了之後,為了在冬季賽把欠的還回去,籃球部的訓練變得更辛苦,完全沒有時間去思考其他事情。
不過冬季賽最後還是止步於四強。那天比賽之後,黃瀨走到笠松面前,哭著說他贏不了、對不起。
當時眼框紅紅的笠松聽到後,像黃瀨第一次輸掉比賽時那樣,給了他一腳。他告訴黃瀨,不像自己他還有來年,現在還不能哭、不能認輸。但是那個愛哭鬼還是止不了眼淚,一直到回到學校都沒有停。
接著三年級生退出了籃球部,笠松也不例外。然後開始高考。再然後就到畢業了。
畢業禮當天,笠松看著被一群同為畢業生的女生圍著的黃瀨,把自己手中的紐子塞回口袋裡。什麽都沒說,什麽都沒表示,笠松就離開了這個與黃瀨有最多聯繫的地方。
畢業後,他們之間的聯繫就只剩下間中的電話或郵件,和籃球部的同學會了。
不過,這次輪到黃瀨學業、部活兩頭忙,還要再加上模特兒的工作。
黃瀨出席同學會的次數變得極少,連間中的電話聯絡也沒了,只有特別節日給所有人發的郵件。可以說他們之間已經沒有什麽聯繫可言了。
可是當笠松以為黃瀨漸漸淡出了他的生活時,竟然在工作的地方再次相遇。
那時笠松正在航空交通管制塔上指示著飛機降落到跑道,回應的機長在聽到他的名字後,興奮地大喊前輩。
笠松下意識地叫了一聲黃瀨。
黃瀨顯然很開心笠松還記得他,叫嚷著要和笠松一起去吃飯,讓笠松聯絡他。
結束通話後,笠松的同事都在調侃他和後輩感人的重逢,使他害羞得想著等一下見面時,一定要給黃瀨一腳。
以這次管制塔的重逢為轉折點,他和黃瀨再一次變得像高中時那樣要好。
黃瀨下了飛機就一起去吃個飯,兩人都沒有工作時就相約去逛逛街、打打籃球,有時還會找高中時認識的人出來聚聚 。曾一度斷了的電話聯絡再次開始,甚至比以往還要頻密。
但笠松發現他現在糟透了。
和以前一樣的關係還是不夠,想要更親密一點,想要知道更多黃瀨不為人知的一面。笠松發現自己變得貪心起來。明明以往都沒問題,怎麽就突然變得貪心起來。笠松覺得這樣真的糟透了。
笠松從來都沒有告白的念頭。他很清楚知道黃瀨並沒有喜歡他,因為他一直都在看著對方。所以笠松把自己的心思壓在心底,為了不讓黃瀨發現,從而使他苦惱要如何拒絕自己。他不忍心看黃瀨苦惱的樣子,更不忍心因為自己的緣故,而令那個在他心中如此美好的人帶上汚點。
因此對笠松而言,變得貪心可真是糟糕的一事。
可是當他工作時看到正在準備上飛機的黃瀨,被一群空姐圍著說說笑,想起高中畢業那天的自己。想起那個什麽都沒說、什麼都沒表示,然後在和黃瀨的聯繫漸漸地消失時暗自傷神的自己。
那天晚上,笠松把畢業禮時沒交出去的紐子給翻了出來,對著它想了很久、很久。
最後他鄭重地把紐子放在制服的口袋裡,準備等待黃瀨回來。
可惜他再也沒機會把想說的話說出口。
在黃瀨回來前幾天,笠松在深夜下班回家時遇上了車禍。
看著越來越接近的燈光,笠松心裡想著太好了。他想,沒來得及告白實在太好了,這樣就不會對黃瀨造成任何影響了。

评论
热度(1)

© 樹冠中的烏鴉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