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亂邪惡派
關注前請三思

【黃笠】接吻時刻

搞笑十梗第九題
設定:午夜十二點的時候本城最熱的俱樂部會開始接吻時刻的小遊戲。他們給你發那種寫著名字的小紙條,你可以把紙條貼在身上,而名字被寫在上面的對方必須吻在你貼紙條的任何地方。
社會人設定:笠松→音樂人,黃瀨→機長


黃瀨再次見到笠松,是在一間出名的俱樂部裡。
這間俱樂部是在某次下了飛機後,同機組的朋友帶他來的。而促使黃瀨再次光臨,並成為他常駐地之一的原因,除了這裡的酒好喝,還有那個讓這間俱樂部出名的午夜十二點的遊戲。
想親吻人就在紙條上寫下自己的名字交給服務員,想被人親吻別人就收下服務員發的紙條。遊戲時間為一小時,由午夜十二點至凌晨一點。遊戲期間,只要是紙條持有者的要求,被寫在紙條上的人就要按要親吻對方。
對黃瀨而言,這遊戲為他減少了不少麻煩,尤其是當他想要找個對象時。若紙條帶來的人合眼就帶出去,不合眼就繼續喝他的酒。不論紙條帶來的是男是女,只要合眼就行。
而在這種地方遇到笠松,實在是令人意想不到。畢竟對方在自己的腦內,還停留在高中時代的那個嚴謹又認真的籃球隊隊長。
所以當黃瀨看到那個坐在吧台前的背影時,整個人都愣住了。
「前、前輩?」
坐在吧台前的笠松怔了怔後,轉過頭來看向黃瀨。
「黃瀨?」
笠松眨了眨眼睛,有點驚訝的上下打量對方,像是要確認眼前人是否真的。接著笠松露出了微笑,拍了拍自己旁邊的空位,示意黃瀨坐在這。
「好久不見,最近怎樣了嗎?聽說你跑去當機師了,真是想不到啊。」
「不,前輩才是。音樂人什麽的,完全想不到啊!」
雖然已經隔了一段很長的時間沒見面,但是坐下來開始交談後,卻像完全沒有分開過的好友般相談甚歡。
黃瀨曾經多次想象過自己與笠松再遇時會怎樣,當然也包括像現在的,和以前一樣聊天然後惹笠松生氣後被踹了一腳。
其實黃瀨一直都在留意有關笠松的所有知訊。
籃球部有聚會的話,時間許可的話絕對會參加。電腦筆記本內有一個加密檔案,裡面放的是全是由笠松作曲作詞的歌曲。從他自覺自己喜歡上笠松起,他就不斷收集和對方有關的東西。
是的,黃瀨喜歡笠松。
從他第一次看到對方時借給他衣服開始,他就喜歡上笠松了。而相處得越久,就越喜歡對方,沉溺其中不能自拔。但是他從來都不敢向笠松告白。別說是告白,就連約對方出來都要思前想後。
黃瀨涼太事實上就是個膽小鬼。天曉得笠松的突然出現到底令他有多驚慌。
他把對笠松的感情放到心底處,栓得緊緊的,不讓它露出一丁點來。只有某些時候十分想笠松,才會出來找個人來宣泄一下這份感情。
也許是聊天太投入,或者是其他原因,時間不知不覺間已經到了午夜十二點。
「不好意思。」突然出現的陌生聲音打斷了兩人之間的談話。
一個服務員拿著一個裝滿紙條的盤子,微笑著問他們要不要抽一張。
黃瀨原本過來的目的就是想來撞撞運氣,雖然他遇到了笠松可以說是中大獎了,但他還是習慣性地抽了張回來。
突然他想起了什麽似的,轉過去看著笠松。
「說起來前輩,你知道這是要做什麽嗎?為什麽要抽紙條什麽的。」
「啊,帶我來的朋友有告訴。」
拒絕了抽紙條的笠松淡定地點了點頭,然後像是想起什麼,突然坐立不安起來。
黃瀨馬上就發現了他的變化。
「前輩,怎麽了嗎?」
「呃....沒什麽....你、你別管我!快點打開紙條啦!」
「嗚哇!是!」
被突然變得不好意思起來的笠松給踹了一腳的黃瀨,在笠松的目光下打開了紙條,然後怔住了。
「怎樣?寫著誰的名字了?」
看著怔住了的黃瀨,抵不住好奇心的笠松傾前去看,結果進入眼簾的,是他熟悉得很的字。
『笠松幸男』
當黃瀨回過神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太過害羞而伏在吧台上裝鴕鳥的笠松。
看著對方變得紅紅的耳朵,雖然不知道為什麽笠松要寫下紙條,但黃瀨突然起了想要惡作劇的念頭。
「吶,前輩。」
笠松沒理會他,仍然在裝鴕鳥。黃瀨開始展示他那永不放棄的精神,繼續呼喚笠松。
「前輩...前輩...前輩...」
被黃瀨弄得很煩的笠松,終于到了忍耐的極限。
「煩死了,你這笨蛋!」
猛地坐起身的同時,笠松一腳踹向黃瀨。笑著接下這腳的黃瀨,把紙條放在自己的嘴唇前。
「吶,前輩。」
笠松看著他,不明白他的舉動。
「來接吻吧。」
黃瀨半眯著眼,笑容燦爛得令人不能直視。他知道笠松不會理會他的玩笑,接下等著他的會是笠松的飛踏。
但笠松頓了頓後就把身子傾向他,輕輕地隔著紙條吻了黃瀨。之後迅速地坐回去,紅著臉直視前方喝酒不看他。
被吻了的黃瀨覺得自己心裡的某個鎖鬆掉了。在看到笠松臉紅的樣子後,那個鎖就被打開了。
他突然不想再控制住自己的感情了。他有一種「前輩也喜歡我」的錯覺,不,或許不是錯覺。
但是黃瀨涼太是個膽小鬼。他一點都不敢開口向笠松確認,只能沉默地看著笠松喝酒。
笠松瞄了一眼黃瀨後,皺起眉頭嘆了口氣。
「果然是個笨蛋...」
「哎?」
黃瀨聽不清笠松的小聲說話,歪著頭看著對方,瞬間變得像高中時那樣的蠢貨樣。笠松看著他的蠢貨樣,再次嘆了口氣。
「我以為你知道我不是那種會隨便親吻別人的人,但是很明顯你不知道,所以我就直接說好了。」
笠松直視黃瀨的眼睛,當中閃爍著某些東西,令黃瀨不能移開眼睛。而笠松的話語令他的心跳不斷加速,快要死了。
「我喜歡你,黃瀨。不要逃避,我知道你也喜歡我。我也許有點過份認真,但這不代表我是個不敏感的人。」
黃瀨覺得自己真的要死了,心跳過快而死。他張開口想要說話,但太多話想說說,反而不知道要從哪裏開始說。
最後是大腦放棄了思考,由身體直接給出回複。他伸出手把笠松的頭壓向自己,然後吻了上去。
「前輩,我喜歡你。」

评论
热度(3)

© 樹冠中的烏鴉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