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開腦洞不填坑星人!
關注前請三思!

馬下,結局都想到了就是不想詳寫

不是瑪麗蘇,信我
我明明是馬腦洞,怎麼寫這麼長??[允悲]
魔幻paro
雷獅死後被人復活,復活他的死靈法師只是想召喚個骷髏來擋攻擊,一臉蒙逼的看著雷總電到敵人反白眼。當雷總轉個身想把她也電了才發現他們建立了個契約不能電,而且還是最普通的死靈法師召喚骷髏用的契約。
“……大佬,所以你是有肉體的骷髏嗎?”
“我撚知,你才是死靈法師好嗎?”
“你對,我錯_(:з」∠)_”
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麽的死靈法師最後決定去找自己的導師幫忙。
“在死靈魔法裡最強估計是我媽了,然後她和爸爸在周遊世界度蜜月,我也不知道更找不到她在哪。我舅也是死靈法師啦,但他一點兒也不靠譜,還不如找出名什麼都知道的卡卡老師。我出來時老師還在家,好像最近都沒計劃出門,找他最方便!”
一臉事件解決的法師想起什麼似轉過來向雷獅伸出手來。
“說起來我還不知道我復活了個啥耶,我叫索娜,你是?”
正在研究自己現在狀態和能力値的雷獅盯著索娜,盯得對方發毛後退幾歩才慢悠悠的問。
“你不知道我是誰?我到死的時候可是四處都貼滿我的臉啊?”
……你到底是什麼人?!Σ(っ °Д °;)っ
受到驚嚇的索娜退到樹的後面看著他,還召喚了幾隻骷髏兵防衞。
“嗤,我就是雷獅海盜團團長。”
“我知道我知道!卡卡老師很喜歡這個海盜團的!聽說他之前就是……”
看著索娜由一臉興趣到僵硬,雷獅瞇了瞇眼,猜到了她想說什麽。
“之前是什麽?”
“……之前是海盜團的一員直至海盜團解散……”
海盜團解散了?雷獅挑了挑眉。也是,團長都死了。沒多大在意的雷獅向索娜招招手。
“過來。”
一臉疑問的索娜沒過去。
“嘖,叫你過來。契約的事給我解釋清楚點。”
“哦……哦!”
解釋完契約,他們向城鎮出發,打算先用魔法陣聯絡導師,卻打不通,轉而找了同門的師姐。
“我是艾姆菲斯……索娜?這麼快就出事啦?”
“什麼叫這麼快就出事啊!雖然我現在是有事啦……”
“果然啊……你個事故體質簡直是比你舅更厲害,連亞瑟都沒遇過那麼多問題。然後呢?發生什麽事了?”
深知師妹屬性的艾姆菲斯一邊放下手上的工作,一邊把隨身的筆記本打開,裡面記下了導師和她討論出來的如何解決索娜制造的問題重點部分。
“……我召喚骷髏時召喚了個有肉體的骷髏出來。”
“……有肉體的骷髏?”
“對……”
“……”
“……”
艾姆菲斯看著魔法陣裡望天望地就是不望她的師妹,嘆了口氣把筆記本蓋上。每次都能夠制造一個全新的問題也是厲害了。
“換句話說,你用召喚骷髏兵的魔法復活了一個人對吧?”
“……嗯。”
“我明白了。我現在在雷沙鎮替老師做事,一時半會走不開,你們先過來和我會合吧。記得要給你的「有肉體的骷髏」君做好掩飾,如果被教會發現了我可不管你。”
“收到!”
於是兩人向雷沙鎮出發,到了先去把雷獅的行頭換了,之前他都是穿著剛死的衣服。
換好了就去找艾姆菲斯,所謂做事其實就是幫老師跑腿買書買甜點,所以不是在圖書館就是在甜品店。
艾姆菲斯站在圖書館門口,一看到索娜就一巴打在她後腦勺上。索娜捂住被打的地方一臉委屈的看向艾姆菲斯,卻被對方無視。
“所以你到底召喚了什……雷……雷雷雷……唔!”
看到雷獅的艾姆菲斯,一臉震驚的指著他然後一下捂住自己的嘴,轉頭拉住索娜就背對雷獅開始說悄悄話。
“哦槽你看你幹的好事!你知道你召喚了個啥嗎?!這可是雷獅海盜團的那個雷獅!是這個大陸最出名的雷電系法!雷你沒商量那種!”
“我鬼知咩!你幾時見過召喚骷髏的魔法能召喚個有肉的啊!”
被一問三不知的師妹弄到崩潰,只能擺了個標準的OTZ姿勢來思考自己何苦要插一腳這事。索娜蹲下拍肩安慰師姐。
“嘛嘛嘛,反正總會好的啦。”
這句話成功刺激到艾姆菲斯,一個掃塘腿踢翻了索娜,再坐在她背上給她來了個鎖喉。
“嘛個蛋啊嘛!什麼叫都會好?!你個事件體質老是給我惹麻煩!”
“喂。”
“師姐我錯啦!求放過!”
“放過?現在放過你了再給我惹什麼回來嗎?!”
“喂。”
“這真的不怪我啊!魔法會變異這種事我也不知道啊!”
“變異你個頭啊變異!你根本就是用錯魔法吧?!”
“喂!”
紫色的閃電在身邊瘋狂炸開,顯示出施法者的不滿。
被閃電嚇一嚇理智終於回籠的艾姆菲斯,把他們帶離圖書館門口,遠離那些對他們指指點點的人們。
找了家酒館把人拉進去,用啤酒烤串安撫了雷獅,被他像個人類一樣能吃喝驚了一下後,他們開始交換情報。
“本來老師是打算親自過來找書的,但亞瑟傳消息過來說又有雷獅海盜團出現,他就過去看看讓我過來找書。”
聽到自己的海盜團,雷獅掃了索娜一眼。
“你的海盜團不是解除了嗎?那些本來就在借著雷獅海盜團裝獅子的就以為正主不在了,沒人管就更猖狂了。老師知道後就一網把他們撈給海軍,之後一有人假裝雷獅海盜團就去看看。這次也是這樣對吧?”
索娜塞了一塊肉進嘴裡,不忘給雷獅解釋一下。艾姆菲斯搶過她盤子裡的肉,順便補充一下。
“今次也差不多了,都是一群傻子不需要太擔心。我們先去找亞瑟,讓他給我們帶個路。”
索娜聞言一頭撞在桌上。
“真的假的?!就不能別找那個惡心帥嗎?!”
“沒辦法啊,就他一個知道老師在哪,而且如果要出海也要靠他。”
“不是吧……”
雷獅看著索娜一臉要生要死的,抬起一邊眉看著艾姆菲斯。
“亞瑟也是我們同門,是個神聖騎士。順帶一提,我是個智者。”
“……你們的職業挺亂的啊?”
“索娜和亞瑟都是家族傳統,去到老師那才發現相克了。我是直接跟老師學的,職業自然跟老師差不多。”
“你們老師是個賢者?我可不記得我團裡有這麼一個職業。”
“卡卡老師本來也不是賢者哦。剛才不是說他一網撈起那些假貨了嘛,然後海軍就當他是大功臣報了上去,之後皇家就頒了個什麼海上賢者的頭銜給他。”
索娜面朝下的開始解說。
“有了頭銜就跟轉職差不多了嘛,而且比起前海盜,賢者這個職業就更好唬弄人。”
“不要說得那麽難聽。”
艾姆菲斯一巴拍下去,索娜就在桌下踢了她一腳。雷獅有酒喝就不理她們,扭頭叫店員再上兩杯啤酒。不怕醉的身體真好。
飲飽食醉第二天他們就往亞瑟所在的布魯港去。亞瑟在當地的神殿借住,但因為雷獅現在算是死靈系進不去,索娜又不能離有契約的骷髏太遠,所以就艾姆菲斯一個人先進去找他出來。
“艾姆菲斯?索娜?你們怎麼來這了?這位是?”
艾姆菲斯翻著白眼指著索娜,被指的那位幹笑了兩下。
“出了點事想找老師幫忙。老師人呢?”
“老師出海了,一星期前出發現的,前天開始聯絡不上正準備出海找人。”
艾姆菲斯和索娜互看一眼,亞瑟一臉疑惑的看看這個看看那個。
“發生什麽事了?索娜你又闖禍了?”
“什麼叫又啊!怎麼連你也這樣說!”
“連我?所以你真的闖禍了?”
“呃……”
亞瑟一臉嚴肅的看著索娜,在雷獅被逗笑出聲時看了一眼他。
“你到底做了什麽?為什麼會有一個和已失蹤的雷獅海盜團團長長得一樣的人在這裡?”
看樣子我還是挺出名的嘛,一直在旁觀的雷獅看了眼呈死魚眼的索娜。
“我是這傢夥的骷髏兵。”
“……骷髏兵?”
眼前的骷髏兵明顯和自己以往所見的不同,他向驚訝地看向艾姆菲斯求證,得到她的點頭後看回似笑非笑的雷獅。
“……是真的?”
得到兩對白眼後,他掩著臉大大的嘆了一口氣,默默地重組自己的三觀。身同感受的艾姆菲斯拍了下他的肩,給了個友好的眼神。亞瑟看看她,又看看雷獅,再看看索娜。
“……如果我對她用祝福術的話,能拯救一下嗎?”
“我們以前試過了,這根本沒用。”
“對哦……那我直接給她一個治療術,醫醫她的腦。”
“她的腦也沒救了,放棄吧。”
“喂喂喂喂喂。”
索娜一臉不服氣的打斷師兄姐的一唱一和,然而她弄出來的麻煩就在旁邊哈哈大笑,只能發出沒什麽底氣的聲音。
總之把事件重新順一次,決定好出海的日子,大家就準備起來。可惜某人事件體質發作,亞瑟的下屬發現了有不尋常魔法痕迹,於是一行人先去那邊看看。結果遇上了 誘 拐 兒 童 罪 犯 ,亞瑟組織了救援行動,艾姆菲斯做支援,索娜因為是死靈法師就在暗地裡和雷獅將逃跑的人捉住。沒想到對方有攻擊強的高階魔法師,要照顧其他人的亞瑟和艾姆菲斯不能出全力,於是雷獅就過去幫了把手。
紫色的閃電織成一張網,將艾姆菲斯眼前的土刅一次過打碎。土系法師還沒明白過來,閃電便如毒蛇般沿著地面迅速向他襲來,他反應不及只能用土盾防御要害。
“嗤,一個鶸就把你們弄成這個衰樣。”
雷獅從樹林中走出來,周身拼發出紫色的閃電互相碰撞,發作嗞嗞的響聲。艾姆菲斯向他身後瞄了眼,確定索娜沒暴露後,給雷獅加了個暗系輔助咒。
“這裡就麻煩你了,我先去安頓好孩子們。”
“啊,正好當個熱身。”
“請留下手情,我們還需要他的腦子。”
深知這個暴力份子從復活後一直沒好好活動,艾姆菲斯迅速將被看作獵物的倒黴法師交給他,離開前不忘交代。雷獅沒看她只哼了聲,但他聽沒聽進去就另一回事了。
在和亞瑟對打的另一個風系法師看情況不妙想逃,可惜亞瑟不是那麼好糊弄的。
“想跑去哪?!看招!”
一個攻擊魔法卷著劍尖剌過去,然而變故在此發生。風系法師扯開一個卷軸扔向了電獅,眨眼間和他轉換了位置,亞瑟收招不及只能強行拉開劍尖。但有人比他反應更快。
“徘徊於此的亡靈啊,聽從我的祈求,保護我的同伴吧!”
一直藏在樹林中的索娜及時放出防護魔法,同時也暴露了自己。
“死靈法師?!一個神聖騎士居然和死靈法師混在一起?!”
“很稀奇對吧?剛好作為你們死前的……”
轟隆!
響亮的雷聲打斷了索娜說話,毫無預警的重響嚇得她差點扔掉了自己的魔杖。
“大……大佬?”
哆哆嗦嗦的看向唯一能做到這樣的人,發現正在察看傷勢的亞瑟一臉驚恐的看著雷獅並不斷後退,而當事人正被紫色閃電圍著,互相碰撞引起的氣流吹得長髪飄洋。
……長髪?
“……這就是你們的遺言了?那就準備接受雷霆的憤怒吧!”
憑空出現的白色大錘開始散發出危險的紫光。索娜身為召喚者能感覺到雷獅現在的魔法有危險,當機立斷衝向亞瑟並召喚防護,剛做好雷電就已經從天而降。
“我的骷髏將軍啊……這也太可怕了吧……”
“畢竟真的生氣了嘛……”
索娜因為契約不被影響,但亞瑟就沒那麼好運了。他被餘波電得整套盔甲左一塊黑右一塊灰的,連頭髪也因為靜電而炸成一個刺猬。索娜一看到就指著他笑不停。
“哈哈哈哈你的頭髪哈哈哈哈”
“別笑了好嗎?這是不可抗力的。”
一臉無奈的亞瑟被笑得用手壓了壓頭髪,然並卵。
“你們沒事吧?剛才的雷是?”
剛才一直不在場的艾姆菲斯在打雷後趕過來,看到全是打雷後燒焦後的黑色,只有索娜亞瑟和一位女子附近一圈沒事。看到索娜和亞瑟平安無事鬆了一口氣後,艾姆菲斯走近跪在地上的女子。
“你沒事吧?需要幫…………雷獅先生?!”
手還沒搭上去,對方就抬起了頭。

終於卡住了((( 雷總cp還沒出現(((

评论

© 樹冠中的烏鴉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