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開腦洞不填坑星人!
關注前請三思!

【翻译/原作节选】第一个乘龙飞行的少年

怎麼Hiccup的祖先都這樣的.........QAQ

Dragon's Den:


原作第九卷节选,小嗝嗝的祖先,小嗝嗝一世与龙的故事。

这次是从日语版翻译过来的,所以有些眼生的专有名词只能跟着日语版的意思来翻了,比如一些龙的名字什么的。剧情前情提要,第八卷中宣誓带领世界上所有的龙向人类复仇的Furious在一年之后果然回来。在这个情况下,小嗝嗝的宿敌Alvin的母亲——魔女说出一个预言:只有重新拥立将维京人部落统一的“西部荒野之地之王”才能力挽狂澜。而那个注定成为国王的人,拥有“失落的十件宝物”。大家决定召开一场全体维京人都可以参加的剑术比武,获胜者就会成为新的国王。
而在之前的冒险之中,小嗝嗝已经得到了这十件宝物其中的大部分。(第一件就是“无牙之龙”,也就是Toothless……)
魔女绑架了Stoick,以此要挟小嗝嗝在三小时之内寻找到西部荒野之地之王的宝冠。如果无法在三小时内找到王冠并且及时返回,他就会来不及参加剑术比武。
小嗝嗝与他的小伙伴们一起进入传说中所指的保存王冠的洞窟,最终小嗝嗝在洞窟深处熊熊燃烧的焚火台中找到了那顶王冠,却惊恐地发现,王冠里面躺着一头体型非常小的龙——

=======================================

12、奥丁之牙


这条龙简直就是块活着的化石。他茶色的皮肤非常干枯,活像个风干的水果。
眼睛半开半合,身体如同被揉成一团的地图,皱巴巴的。
小嗝嗝之前从未见过如此老迈的龙。
下一个瞬间,龙像条响尾蛇似的,抬起头向后缩。
要被杀死了!
小嗝嗝想要挥舞手中的剑,手臂却像顽石般纹丝不动。烈火之中,龙的眼睛与少年的眼睛……豹子一般金黄色的眼睛与小嗝嗝的蓝眼睛对视着。
小嗝嗝觉得头昏昏沉沉的,便慌忙地闭上眼睛。直视龙的眼睛,会像中了催眠术似的眼睛转个不停。
“你是谁?”龙问道。然而,显而易见他是知道答案的。
“我叫做小嗝嗝•何伦德斯•黑线鳕三世。请把这顶王冠给我吧。”小嗝嗝彬彬有礼地回答道,“请问你是?”
“小嗝嗝三世,我的名字叫做奥丁之牙。我受命杀死一切试图盗取这顶王冠的人。”龙的声音很飘渺,仿佛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
“求求你了,不要杀我。”小嗝嗝依然双目紧闭。
沉默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人类与龙无法共存。”龙说道。
“菲欧瑞斯也是这么说的。”小嗝嗝睁开眼睛,“可我觉得这是不对的。”
“曾经我也是这么想的。然而想法是会发生改变的。”龙的表情显得很疲惫。
“绝对是可以生活在一起的!”小嗝嗝执拗地坚持,“我就和龙成了亲友。的确,现在的情况变得很奇怪,龙被夺走自由,成了人类的奴隶。可是,人和龙之间的关系一定能得到改善,世界会渐渐变得比现在好。”
“小嗝嗝三世,若是你成了西方荒野之地的新王,会将自由赐予所有的龙吗?”苍老的龙问道,“你会为了人类与龙和平相处竭尽所能吗?”
说心里话,小嗝嗝并不想当国王。但是,他必须去面对,他得成长为一个大人。
“我会的,我向你保证。”
龙长长地叹息了一声。
“在我漫长的生命里,向我这样保证的人,你并不是第一个。历史又开始轮回反复了。”
“不一定是反复啊。”
“听我说完吧。或许,你的想法就会发生改变。”
“嗯。不过可以尽量快些说吗?”
奥丁之牙用那对具有催眠作用的眼睛凝视着小嗝嗝。他并没有全盘否定小嗝嗝的想法,他那嘶哑的声音里藏着这样的信息。
“时间是靠抓紧抓出来的。”
“的确,抓紧一点就会有时间。”小嗝嗝重复道。
就这样,在喀拉喀拉山腹地冰洞窟深处的烈火之中,小嗝嗝弯腰盘腿席地而坐,把剑搁在腿上,开始听奥丁之牙说话。
“你并非第一个被命名为小嗝嗝的人,这把剑的第一个主人,也不是你。”
怎么办啊。怎么办啊。又是祖先的故事。小嗝嗝再次觉得好像有虫子在身上蠕动,这感觉简直毛骨悚然。
“上一个像你一样,向我发誓的人名叫……小嗝嗝•何伦德斯•黑线鳕一世。”

小嗝嗝•何伦德斯•黑线鳕一世的故事

“那是在很久很久以前,在我还很年轻的时候。那是个黑暗时代,人类与龙之间杀伐不断,血流成河。龙族大军的统帅,是一头名为摩西勒斯的巨型海龙。某一天,他得知了自己的命运,知道自己将会被一个叫做小嗝嗝的人杀死。”
摩西勒斯听说野蛮群岛中的某个岛屿上就住着个叫做小嗝嗝的人,就对我下达了命令‘将那座岛上所有的人类全部杀死’。
我来到了那座岛屿,却因为飞得太低,被树枝挂住,动弹不得,胸口还被撕开了个大口子。就像是咬了钩的鱼一样,我束手无策,越来越虚弱。
两天之后,有一名九岁的小男孩来到了这里。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男孩正是我必须杀死的小嗝嗝一世。
小嗝嗝一世爬上树把我救了下来。在那个时代,龙见到人便会毫不犹豫地展开攻击,他这种举动,实在是充满了勇气的。那是我第一次在近距离下看人类。在那以前,我从未接近过人,都是在远处将他们杀死。
当时,只要我吐出火焰或者向他挥爪,只消一击他便会死。然而,不知为何,我并没有那么做。
在那之后,小嗝嗝也一直照顾我直到我康复。他用他灵巧的手指缝合我胸口上的伤,用草药为我治疗。你看,直到现在,这里依然有当时留下的伤痕。”
小嗝嗝看着伤痕。在茶色的龙皱巴巴的胸口上,确实有一道旧伤。那个名叫小嗝嗝的少年所留下的稚拙的缝合痕迹。
没牙也在同样的位置上有一道伤痕。
还有,菲欧瑞斯也是。
三头龙,在同样的位置有道伤痕。
三位少年,同样名叫小嗝嗝……
“痊愈之后我便回到了北方。不过,我时时会造访那座岛屿,教少年龙语,而他则教我说诺尔斯语。小嗝嗝是第一个乘龙飞翔的人类……乘在我的背上。越是了解小嗝嗝,我越是感觉到,人类拥有着龙所不具备的东西。真挚的感情,想象力,艺术造诣,使用文字进行的交流,洞悉事物的能力。然而那个时期的人类还在使用原始的武器,几乎快要被龙赶尽杀绝了。
我抱着一个梦想。现在回忆起来,这个梦太过虚无。那就是,人类与龙或许能够一起生活的希望。
于是我决定要拯救人类。
对了,摩西勒斯拥有一块宝石,他就像是爱惜自己的性命一样爱护那块宝石。宝石的名字叫做龙晶,是颗琥珀,它也是摩西勒斯唯一恐惧的东西。这颗宝石之中,蕴藏着能将龙永远地、彻底地抹杀的威力。龙晶被藏在某把剑的剑柄之中。”
小嗝嗝倒抽一口冷气。
“没错。就是现在放在你腿上的这把剑。它名为‘龙之剑’,曾经被放置在烈火之中,由世上最冷酷的龙负责看管。远远要比我可怕的龙。”
小嗝嗝再次倒抽冷气。
“是啊,那时它就是被放置在我们现在坐的地方,在这个焚火台上。果然,历史是轮回反复的。很久很久以前,我从焚火台上盗取了龙之剑,把它交给了小嗝嗝一世,并把剑柄里藏着的宝石拿给他看。
真是太荒唐了,我竟把龙玉交到了人类手上。
告诉我吧,信任人类是否根本就是错误的?我是否背叛了同伴?然而,小嗝嗝一世却向我发誓。他说绝不会用龙晶做坏事。并且还说,要创造一个人类与龙能够融洽共处的世界。”
“我也不明白你究竟哪里做得不对。”血气涌上了小嗝嗝的脸颊,“我真的不理解。那么,那之后发生了什么事?”
“知道我违背了命令的摩西勒斯,决定亲自杀死小嗝嗝一世。小嗝嗝他,赤着双脚站在茅草小屋前,身上不带一件武器,只是把龙晶高高举起。那个时候,摩西勒斯还很年轻,但身体已经庞大得像是一座山了。他张开翅膀的时候,双翼几乎能够到东西两端的水平线,只要他吐出火焰,就能在一瞬间把小岛化为灰烬。
尽管如此,摩西勒斯一见到那小小的人类手中举着的小巧的宝石,身体便颤抖不止。那是他在世上唯一恐惧的东西。
小嗝嗝一世命令摩西勒斯停止进攻,解散龙族大军,回归孤独的生活。并且,‘再也不准接近野蛮群岛,如若不然,预言中所指的事情,便会降临到你的身上’,他是这样说的。”
就这样,龙族的攻击停止了。摩西勒斯飞往北方。在那之后,他开始了孤独的生活,就连自己曾经是龙族大军的统帅的事也忘记了。他成为了一头随处可见的凶暴的龙。传闻说,他当上了幽深海底的主宰,现在似乎被称为‘绿色死神’……?嗯?后来怎么了?”
“那头龙被我杀死了。”小嗝嗝•何伦德斯•黑线鳕三世用低得几乎听不清楚的声音说道,“他回到了野蛮群岛,因此被消灭了。”
奥丁之牙发出了干涩的笑声。
“这么看来,正如预言所示,他被名为小嗝嗝的少年杀死了。”
这真是命运的捉弄。
“我的故事还没说完。小嗝嗝一世抱着一个特别的目的,他为此而使用了龙晶。他借着龙晶的力量,开始饲养龙。他让他们耕地,狩猎,牧羊牧鹿。关于驯龙的知识,在野蛮群岛上广为流传。人类的发展速度因此比之前快了两倍,也拥有了双倍的成果。
龙也并没有不满。当时,人类与龙的关系是对等的,龙没有被当做奴隶看待。他们甚至一起围坐火堆边上。人类捕获猎物的时候,总是把第一口让给龙吃。人们倾听龙的意见,视他们为同类。”
就这样,少年建立起了新的王国。这是个和平的国度,人类与龙平等共处,为了创造更加美好的世界而一起努力。我曾以为,故事在这里就划上了句号。


这就是结局吗……?

“就是啊!少年好好地遵守了约定!”小嗝嗝叫道。
奥丁之牙却在深深地叹息。
“在他活着的时候,确实是这样。可我忘记了,人的生命是如此的短暂。在龙看来,人类就像是蝴蝶般脆弱。的确,少年终其一生都没有背叛我,然而在他死后,便就再也没法遵守约定。”
小嗝嗝沉默了。
“少年的子孙后代,并不像他那样珍视龙。他们滥用龙晶,开始将我们当做奴隶对待。人类越来越得意忘形,最后,那个人登上了历史的舞台……”“硬胡子恶魔。”小嗝嗝接口道。
“正是这个人,硬胡子恶魔。”奥丁之牙将小嗝嗝的话重复了一遍。“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你也全都知道了。硬胡子恶魔赢得了荣光,又坠入谷底,迎来了他波澜壮阔的人生的最后篇章。那个时候,他的眼中充满着疯狂,他命令我守护西部荒野之王的宝冠。他不容许任何人拥有与他同等的权力。当然,我也答应了。所以,我不能把王冠交给你。我怎么能再次犯同样的错误呢?”
小嗝嗝无言以对。事实,确实是这样。
小嗝嗝与奥丁之牙一齐沉默地凝视着王冠。这顶金色的王冠,象征着沉重的责任。
小嗝嗝陷入了沉思。他想,在我之前的两个小嗝嗝,都比我厉害得多。就连他们都没能改变这个蛮荒的世界,甚至到了现在,就连他们的存在也彻底被人遗忘了。可是,就算从一开始就知道注定会失败,我也依然必须去做。
奥丁之牙也在考虑同样的事情。
小嗝嗝望着横在他腿上的那把剑,外观普普通通的剑。他思考了一会儿,然后说道:“现在我才知道这把剑的名字叫做‘龙之剑’。我很意外地得到了它,那个时候,我把它拿给我的外公老瑞克理看。外公为它起了个名字,叫做‘埃蒂芭’,这个词的意思是《努力》。就算明白可能会失败,尝试着去做也是非常重要的。这个名字蕴含着这样的意思。”
奥丁之牙抬起头望着小嗝嗝。
“尽管当时我没有完全理解外公所说的话的含义,可直到现在,我都清楚地记得那些话。他说,‘乍看之下,历史就仿佛潮起又潮落,总是不断地轮回反复。而改变,则像是偶尔吹过的一阵风,过后便不着痕迹。然而,就算是走三步就会倒退两步,其中依然有一步是切切实实地朝前迈进了的。尽管人类和龙之间发生了很多次相同的错误,但是花上更长久的时间,状况就会一点点地改善。’”小嗝嗝竭尽全力地,试图与奥丁之牙站在平等的位置上对话。
“在我之前的那两位小嗝嗝,也许他们已经被人忘记了,可是因为有他们的存在,世界也有了一点点好的转变。”
“确实,你外公的想法或许是正确的。再细微的变化,经年累月地积累起来,过了几千年,也会成为伟大的改变。”
接着便是一段长久的沉默。
“如果我将这顶王冠交给你,你能保证会为了人类与龙和平相处而竭尽所能吗?你能立下誓言,为了不让王冠落入恶人之手而努力吗?”奥丁之牙加重语气说道。
恶人就在近在咫尺的地方,虎视眈眈地等待着。魔女、阿尔文,还有胡拉修巴恩……
为了当上新的国王,小嗝嗝必须跨越许许多多的障碍。
首先就必须收拾掉在小屋里等候着的魔女。
必须在剑术比武中获胜。
获胜之后,还得说服野蛮群岛的居民们让所有的龙全都重获自由。这绝非简单的事。
为了完成那个终极的不可能的任务,首先必须先把这些不可能的任务做完。“我向你保证,我会尽最大努力。”小嗝嗝说道。
“很好。王冠你就拿去吧。我不会杀死你的。”
“谢谢你。”小嗝嗝边说边把王冠放进背心的口袋里。焚火台如同爆炸般激烈地燃烧起来。
与此同时,先前的那支歌再次响起,声音响得仿佛能冲破耳膜,几道火舌也伴随着歌声腾地窜起。

“把他们找出来!
在这里有四个渣滓般的人类!
王冠要被夺走了!
臭小鬼夺走了王冠!
切裂龙、盘行龙、窒息龙!
一齐来将那小鬼捉住!
生活于黑暗中的龙啊,紧紧将他们追逐!”

小嗝嗝用手捂住耳朵。这声音和菲欧瑞斯的声音好像。但是,这怎么可能呢?菲欧瑞斯太大了,没法从那口井里进来。
与他相反的是,奥丁之牙非常平静。也许活得太久,就没有害怕的东西了吧。
“这座地下迷宫,还有别的出口。”奥丁之牙仿佛看透了小嗝嗝的心思,“那个入口和雷神峡谷的巨大洞窟相通,就连菲欧瑞斯那样的海龙都能穿过。”
小嗝嗝焦急却又慎重地抱起奥丁之牙。曾经沉重的龙,如今轻得仿佛是空气。简直就如同叶脉清晰可见的小小落叶,又像一只瘦骨伶仃的金龟子。小嗝嗝把奥丁之牙放进背心,和王冠放在一起。
“好了。我们从这里出去吧。”小嗝嗝说。
“你说什么?”奥丁之牙像婴儿般眼睛眨个不停,他抬头看着小嗝嗝,仿佛他周身充满了耀眼的光芒。“我都已经忘记了,年轻人都是这样地乐观,这样地夺目。我太久没见过你这样的人了,我可以信任你吗。”
“没事的。绝对可以顺利出去的。”小嗝嗝充满自信地说道。

==================

* 第一卷中BOSS“绿色死亡”的原名叫做Mercyless,这里用音译。
“奥丁之牙”的原名是Wodensfang,找不到合适的音译干脆就意译了。

感想……
Wodensfang不愧是年纪很大,感情也非常内敛,提到嗝嗝一世的话寥寥数语,但却可以看得出其中蕴含的思念……?
对比第八卷中Furious讲述Hiccup二世的故事那种强烈的情感,非常有意思。三个嗝嗝三头海龙,原作中的这些部分是最吸引我的部分:P

此外也从这段剧情中收获了一些宽心。诚然小说第一卷的开场便说“龙已经消失了”,但经过Hiccup为了龙和人的融洽共处所做努力,最后怎么可能会是无用功呢。


评论
热度(18)
  1. 樹冠中的烏鴉巢Dragon's Den 转载了此文字
    怎麼Hiccup的祖先都這樣的.........QAQ
  2. AntaresDragon's Den 转载了此文字
    QAQ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童书写这么虐真的好吗?!【 Psyche翻译辛苦了TuT谢谢翻译!

© 樹冠中的烏鴉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