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開腦洞不填坑星人!
關注前請三思!

【黃笠/小早】無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黃瀨用力地抓著笠松的手臂,整個人都緊貼著對方。
「痛!黃瀨你別抓那麼用力啊!還有,你給我走開點!熱死了!」
「嗚嗚嗚....可是....」
被抓痛了的笠松用手推開黃瀨的頭,想讓他走開點。但黃瀨只放鬆了點手的的力度,人還是緊緊的靠著笠松。
「沒想到我們的模特兒大人居然會這麼怕鬼啊。」
森山壞笑著拿開將原來放在下巴下照著自己的臉的手電筒,照向了黃瀨。
「這和模特兒沒關係吧!」
黃瀨一聽立即反駁。看著他們的笠松嘆了口氣。
「真是的....到底為什麼我們要聽你說鬼故事,而且還要關上燈....」
「畢竟說到暑假合宿,就一定會說鬼故事的吧。不過你們不覺得好像安靜了點?」
森山拿著手電筒逐個人去照,然後發...

【黃笠/小早(小堀x早川)】無題

「去死吧!」
「好痛!」
笠松一拳打在黃瀨的肚子上,然後生氣地走回教室裡去,任黃瀨在背後怎樣叫喚也不回頭。
一直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完整個過程的森山,笑著問坐回自己前面的笠松。
「那小子又幹了什麼蠢事啊?」
「誰知道!」
笠松說完,伸手拿過坐在旁邊的小堀手上的pocky,狠狠地咬下去。
聽到笠松的語氣,知道他是不會說下去了,森山聳聳肩看了看正在苦笑的小堀。
「就這樣放著他不管好嗎?」
小堀看了看仍然蹲在地上的黃瀨,他身邊已經開始有女孩子在聚集了。
「別管他。遲點女孩子一多起來就會回去了。」
笠松繼續咬著pocky,看也不看黃瀨。
森山托著頭,發出「嗯――」的聲音看著教室門口,順手拿了一條pocky來吃。
「嗯――那個女孩...

【黃笠】信箱的底層

文藝向三十題第十四題
是上次的車站月台的後續

離那次車站的告白已經過了接近兩年了。
黃瀨在那天之後的那個星期,就被公司調職,調到離笠松所在的東京很遠的大阪去了。聽說是希望他能幫忙帶動新開的分公司的運作,預計所需時間兩年。
一接到這個消息,黃瀨立即打電話向笠松哭訴。
他哭著說,才剛告白就被調走,根本沒時間和笠松培養感情,他不要這樣。
當時笠松是這樣回答他的。
他說,連這點距離都克服不了,要怎樣讓自己喜歡上他。
被如此訓道的黃瀨小聲地嘀咕著,才不是只有這一點距離。
聽不到但是猜得到黃瀨在說什麼的笠松,對著手機吼道,他才不管這些東西,快點回去工作。
其實笠松心裡也很清楚,東京和大阪的距離絕對不能用這點來形容,但他知道若...

【黃笠】車站月台

文藝向三十題第五題
架空,兩人都是社會人設定

笠松每天都會在對面月台看到那個人。
金色的頭髮、帥氣的外表、筆挺修長的身形,非常的惹人注目,每天都能看到周遭的女生們在偷偷地討論他。
笠松對他的印象就只有這些。
接下來的某一天,笠松加班回家時,在車站月台的長椅上發現了醉醺醺的他,並好心的把他帶了回自己家。
相安無事的過了一晚,第二天早上交換名片後,那個人便回去了。
笠松這才知道那個人叫黃瀨。
自此以後,每天在月台上看到黃瀨時,對方都會笑著向他揮揮手,笠松就會回以點頭。
不久,黃瀨以答謝為由,將笠松約了出來一起去喝酒。
令人意料之外的是,原來黃瀨的酒量不怎麽好。
喝了一段時間後,他就已經有點醉了。最後笠松再次認命的把又喝...

【黃笠】走廊拐角

文藝向三十題第二題
笠松&黃瀨都是中學老師的架空設定

我看到了兩個男老師在接吻。
原本我只是為了一個人安靜地待著,所以才會走到一樓走廊盡頭的拐角,那裏有道門可以走出教學大樓。
這道門只是為了避難時方便大家逃生才會有的,實際上並不能快速通往其他地方,所以基本上大家都不會來這邊,正好合乎我的需要。
我打開門坐在台階上,準備享用自己的午餐。突然從走廊傳來說話聲和腳步聲,我以為是有同學來了,正想著要不要換個地方呢,但是聲音都沒了。
這門後面一邊是走廊,一邊是逃生用樓梯,無論是哪邊都不可能會突然沒了聲音。
出於好奇心,我悄悄地從門上的玻璃窗往內偷看,結果就看到了老師們在接吻的情景。
背向門的老師有一頭金髮,而我...

【黃笠】雙向單戀(下)黃瀨ver.

文藝向三十題第十七題

黃瀨一下飛機就被告知了笠松的死訊。因為喪禮正日黃瀨不在國內,所以他另找了個時間去拜祭這位高中時他最尊敬的前輩。
縱使看著笠松的黑白照,黃瀨仍然沒有對方已經離開人世的實感。就好像下一秒對方就會打電話過來,跟他說一起出去吃個飯吧。
晚上還要工作的黃瀨,稍微拜祭了笠松就回機場去了。
同事和上司都知道他和笠松關係要好,聽到笠松去世的消息時,都過來問黃瀨需不需要暫時停飛。
黃瀨拒絕了。
他總是覺得笠松還沒有去世,等一下起飛時可能會聽到笠松的聲音。
正式準備起飛時,曾看過笠松更表的黃瀨習慣性的等著對方的聲音,但是在航空交通管制塔下達指示的別人。黃瀨突然想起了笠松已經不在了的事,心臟突然像被針刺了...

【黃笠】雙向單戀(上) 笠松ver.

文藝向三十題第十七題

笠松一直都覺得高三那年的生活是人生最為精彩的一部分,因為他是在那一年認識到那個他所愛的人,並且一起打籃球參加比賽。對黃瀨的最初印象差得要命,但當和人混熟了就完全換了個模樣,老是玩飛撲。
打籃球很強這點使他變得自負,一開始甚至不肖於和大家一起練習,跑去做模特兒的工作。最後是笠松跑去黃瀨的課室堵人,當著他的一眾粉絲面前下最後通牒,說如果不來練習就踏他出籃球部。
從那時起,黃瀨才開始漸漸參與部活,和大家熟絡起來。笠松這時才注意到,這個人其實是二貨。興奮的時候喜歡撲人、行為像隻小狗、喜歡黏著人、不自覺地炫耀自己的資本、把自己粉絲送的東西拿給大家用,還要一臉帥氣的說著欠揍的話。其他還有...

【黃笠】情書

文藝向三十題第十三題

作為一個小有名氣的模特兒,黃瀨每天都會收到多不勝數的情書,塞滿自己的鞋櫃和抽屜。因此,當黃瀨早上練習結束後,就到清理鞋櫃和抽屜的時間了。值得慶幸的是,籃球部的更衣室在沒有部活的時候是鎖上的,不然需要清理的地方便要增加了。
但是這個絕對安全的地方,今天卻失守了。
黃瀨的儲物櫃內被放了一個深藍色信封,裏面只寫著黃瀨的名字和我喜歡你這幾個字,沒有任何署名。
從來沒有收到過這麽簡潔、沒有署名的情書,讓黃瀨對寫信的那個女生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可是對方連名字都沒有留下,更可況是聯絡方法。黃瀨根本沒有辦法找到對方。因此當第二天再次看到和昨天一樣的深藍色信封時,黃瀨是興奮的。
他迫不及待地打開信封,...

【黃笠】二十字微小說

Adventure(冒險)
其實每次的飛撲對黃瀨都是一種冒險,冒著被笠松討厭的險。

Angst(焦慮)
笠松不知道自己看到黃瀨被告白的場景時的感情是什麽。

Crackfic(片段)
黃瀨發現自從笠松畢業後,所有有關笠松的回憶會自動在腦內重複播放。

Crime(背德)
「愛上了就是愛上了,別用什麽背德或者他人的眼光來做逃避的藉口!我愛上的是你不是其他人,聽到了沒黃瀨!」

Crossover(混合同人)
黃瀨是在聽森山說笠松去了和櫻丘女子高校的輕音部聚會後,才知道自家前輩有組樂團,而且是吉他手。

Death(死亡)
黃瀨在笠松的喪禮突然發現,自己其實一直都愛著笠松。

Episode Related(劇情透露)
笠松決定,以...

【黃笠】接吻時刻

搞笑十梗第九題
設定:午夜十二點的時候本城最熱的俱樂部會開始接吻時刻的小遊戲。他們給你發那種寫著名字的小紙條,你可以把紙條貼在身上,而名字被寫在上面的對方必須吻在你貼紙條的任何地方。
社會人設定:笠松→音樂人,黃瀨→機長


黃瀨再次見到笠松,是在一間出名的俱樂部裡。
這間俱樂部是在某次下了飛機後,同機組的朋友帶他來的。而促使黃瀨再次光臨,並成為他常駐地之一的原因,除了這裡的酒好喝,還有那個讓這間俱樂部出名的午夜十二點的遊戲。
想親吻人就在紙條上寫下自己的名字交給服務員,想被人親吻別人就收下服務員發的紙條。遊戲時間為一小時,由午夜十二點至凌晨一點。遊戲期間,只要是紙條持有者的要求,被寫在紙條上的人就要按要親...

2 3 4 5 6 7

© 樹冠中的烏鴉巢 | Powered by LOFTER